激素六项加上其他的各种常规血液体检,抽了我四管血,赶紧补补(x

Show thread

我只是一个一般路过友跨顺男,不含糖、BMI体重健康,胸却比周围几个xyn都大,于是周末要被xyn拉去做人生中第一次激素六项了,甚至还要我查染色体…但我觉得染色体还是算了,激素其实也没必要,我不觉得有啥异常。但是长期爆肝没体检顺便检查一下其他血液指标也是好的。

中国发往国际互联网的第一封电子邮件,从北京送达到德国西部卡尔斯鲁厄互联的计算机。
这封邮件写于 1987 年 9 月 14 日,但是似乎当时没能翻越长城,6天后才发送出去。
具体时间是 1987 年 9 月 20 日 20:55 。
邮件的内容是 “越过长城,走向世界” 。
这曾是中国互联网挂前进挡高速向前的一大步。

好耶,第二套 K9 拘束套装,这个比之前那个省事,没那么多扣,也平整舒适些,缺点就是没有脚部束缚,可以用其他的绷脚袜等补充。不过两套都是在床上没事,跑到硬地面上的话膝盖痛。

Steam上拥有的游戏越多,打开所有游戏页面速度也会越慢。因V社拒绝修Steam游戏页面加载慢的bug,导致热心网友亲自动手。一个有20K+游戏的Steam网友进行了尝试,发现加载时间从原来的7分钟降低至10秒。twitter.com/thexpaw/status/156
想起当年的GTA5线上模式,也是类似的操作,玩家急了去帮他们修,缩短加载时间70%,并奖励修复者$10K……只是不知道G胖会不会采纳方案并奖励热心网友……

以太坊的 PoW(工作证明)挖矿将会在北京时间明天结束(合并),转换为 PoS(权益证明)。简单来说就是从比谁挖得猛变成比谁能屯(质押)。能源消耗会大幅下降,以及伴随一次减产,交易性能也会提升。额,至于显卡,我觉得影响还是比较有限的,又不是 ASIC 这种专用的矿机,可以去挖别的把别的带涨嘛

这是一张普通的官方宣传图。但似乎有些人眼里他们穿的是白丝连裤袜……上去看成白丝裤袜的已经没救了自首吧

顺便说一下,所有支持图中观点的,立刻屏蔽我,有管理权限的立刻直接屏蔽我的 Mastodon 实例。

Show thread

精选评论1:
跨們一生都困在牢籠裡。身體的牢籠、不被接受的牢籠、沒有自己位子的牢籠,這種說不懂別人痛苦講的可真是輕巧。當一名女性不簡單,但跨何嘗不是?比較這種痛苦一點意義都沒有,大家的痛苦都來自於父權社會的壓迫,弱弱相殘到底有什麼必要^^
精选评论2:
平权不是要消除歧视吗,她说的好像这些歧视理所应当一样,甚至成为女性身份的标签了……好像不被歧视就不算女性一样。身份具有交叉性,阶级/社会地位高的女性受到的歧视更少,甚至处境优于不少男性,她们不算女性吗?明明应当被消除的东西还硬往身上揽,到底是谁在为父权说话

Show thread

建议这位不但放弃继承权,还直接和亲人断绝关系放弃家庭(因为很多跨性别都会遭到家暴或家里赶出来),主动直接辞职(因为跨性别和顺性别的找工作平权还没有实现),最后去强制矫正学校构强迫自己违心表达成男性,再去把脸整容成你所讨厌的男性天天看。所有这些跨性别女性困境及歧视,你们都不去承担?
5万粉丝+这条推文四位数的喜欢+还有专门做跨非女主题文化周边的,实在让我感觉难以理解。哪怕有极端言论曾经也没有批量拉黑是认为无论是跨性别女还是顺性别女很多压迫是相同的,他们应有共同诉求,是团结的,跨性别女也理应享受女性的权益。但无论是微博还是推特都在不可告诉我,女权在视跨性别女为敌。

怕不是在某些国内社交平台上,这几个人能被封为「民族英雄」……可悲

Show thread

一位被他们传染了的山口县女孩,因为出生在单亲妈妈之家,无钱读梦想的美术大学,只得通过风俗业挣学费。
就在准备毕业设计,最忙和最缺钱之际,这些中国男人的钞票诱惑击倒了她。因为对方付钱非常爽快,再难堪的要求她也只得忍受。
“现在剩下的只有后悔”。
故意传染艾滋给他人,在日本属于伤害罪的范畴。然而由于中国男性是在“取得了这些姑娘的同意后”才进入对方身体,所以法律无法惩罚他们,警察和律师也保护不了这些姑娘。
这些女孩在查出感染之前,可能已经接客超过1000人次。
可以说,“袁”等人的目标已经达到了。
不幸中的唯一万幸是,由于艾滋病治疗在日本纳入医保范畴,且拥有残障补贴等制度,一般人都能够将每月治疗费控制在数万日元内,甚至可能低至0元。
再加之新型药剂和治疗方法的辅助,大部分人都能够平稳生活下去,继续工作,甚至有可能结婚生子。
报道原文:
news.yahoo.co.jp/articles/0611

Show thread

纵横日本:在日华人男故意传播艾滋的恶劣事件。
今年1月,在JK风俗店工作的日本女孩,被在著名大学读研的26岁袁姓中国男子(音译)叫到了酒店。额外给了她5万日元,要求无套内射,姑娘答应后,男子又要求射在嘴里,进而让她喝掉。
姑娘觉得恶心,拒绝了无理要求
然而半年后,姑娘查出了艾滋。不久,在店内定期体检时,另外两个女孩也查出了艾滋。
三位感染者的共同点,就是此前被“袁”等三名中国男性密集指名,每周一次,且均有喝精液等无理要求。
由于是该店首次有人感染,中国男性嫌疑重大,店员准备给他们设下圈套,给三人发了1万日元代金券,果然“袁”再次光临,店员当面质问,“袁”说出了真相:
他们都是双性恋,每月都要和东南亚各地留学生举办一次乱交Party,大约为10名男女的规模。
然而今年一名成员在回国后,查出了艾滋,他们一查果然也是阳性…
“虽然绝望,但性欲无法抑制,只能找圈子外的日本风俗店玩了”,“1年后毕业时必须回去,中国又没有这么好的店,我们既然已经患病,干脆多传播些日本人得了”
他们专门找漂亮人气高,且因缺钱愿意接受无套内射的女孩下手(这样可以传播其他日本男性),而且要连续玩目标几个月,确保感染。

Show older
雅诗的小世界

雅诗的自用服务器,不开放注册。